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都市君临天下(又名:都市之至尊战神国士无双) > 第0532章 他们,记得你!

第0532章 他们,记得你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现阶段的吴家,确实一天不如一天,这是不争的事实,无法忽视。
  
  家族氛围,几乎肉眼可见的江河日下,若非吴怀真镇着,还不知道,今时今日的吴家会沦落到什么地步。
  
  当年,吴家可是撑起了南岭市的半壁江山,这座并不大的城市里至少一半人,受到过吴家的福利。
  
  而,那些混迹于商场的生意人,哪个,没有得到过老爷子吴怀真的帮助?
  
  只是,人心乃至人性这东西,真的不能去考验!
  
  段清风只不过是诸多背信弃义,忘恩负义的人之中,表现的最过分,最极致的那一位罢了。
  
  随着段郎在帝京的发展越来越稳,南岭市的本家,也因此得益,故而越来越多的人,开始变得摇摆不定。
  
  吴怀真知道,有朝一日,若是段家真的成为了南岭市,新一代的领头羊,攻讦,乃至诋毁他吴怀真的‘老朋友’,注定会越来越多!
  
  吴怀真有想过,自己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。
  
  毕竟,吴家再也没有往昔的风光,也难以维持家族继续蒸蒸日上,而那些着急着上位的家族,肯定会借助各种手段,拉吴家走下神坛!
  
  一个新家族的崛起,总要踩着另一个家族的尸骨,达成目的!!!
  
  推开门。
  
  院子里空空荡荡。
  
  以前穿过后院的长长走道,布满欢声笑语,无论家族子嗣,还是仆人,均相处和睦,其乐融融。
  
  似乎也没过去很多年?诸多美好的记忆还在脑海,历历在目!!!
  
  “老爷,进去吧,天冷。”管家小声提醒。
  
  这时,一位年轻男子,正巧从外面赶回,二十出头的年纪,与相同时间回家的吴怀真,碰了个满怀。
  
  年轻男子长相一般,浑身穿着倒是金贵,双手塞入口袋,走路没个正形,歪歪扭扭,像是喝醉了酒一般。
  
  “爷,爷爷?”本名吴康的男子有点意外,怎么好巧不巧,才回来就遇上了?也没多想,于是轻声唤了句爷爷。
  
  “一天天不在家里待着,跑哪儿了?”吴怀真反问道。
  
  吴康耸耸肩膀,语气漫不经心着嘀咕道,“送礼。”
  
  “送礼?”吴怀真纳闷,这不学无术的孙子,啥时候懂送礼这些门门道道?没天天缩在家里,坐吃山空,就算谢天谢地了。
  
  也怪自己,当年因为小女儿的惨死,心气散了大半,于家族的后人,多多少少疏于管教。
  
  以致于,培养出了吴康这么个纨绔孙子,若非自己威严还在,指不定要闹出什么祸事。
  
  现在孙子长大成人了,一些恶习早就埋进了骨子里,想要迷途知返得到改正,基本没什么可能。
  
  老爷子从来不隐藏,自己对吴康的不满,该骂就骂,该呵斥就呵斥。
  
  一来二去,吴康和自己的关系,也注定了越走越远。
  
  两人不和,在吴家不是什么新鲜事,但老爷子毕竟是一家之主,至少,还能镇得住这孙子。
  
  “我有点困,先去睡了。”吴康扭扭肩膀,准备从吴怀真的身边溜过去,他一向怕老爷子,能躲着绝不正面接触。
  
  吴怀真呵斥,“大白天的睡什么觉?”
  
  “我问你的话,还没回复,站住。”
  
  吴康被老爷子这么一声呵斥,吓得原地呆住,不过也仅仅维持了一两秒。
  
  随之,吴康摆着一副笑脸,龇牙咧嘴道,“就出去送了一下礼,有什么好交代的?我又没偷鸡摸狗,干嘛这么凶巴巴?”
  
  “送谁?”吴怀真追问。
  
  这下子,吴康嘟哝着嘴,半天不吭声。
  
  “小少爷,您赶紧说吧,别惹老爷生气了。”管家在旁边说好话。
  
  吴康愤愤的瞪了管家一眼,那意思,在警告,不管他的事,少多嘴。
  
  吴怀真双手负后,静静等待吴康的答复。
  
  这时,一对中年夫妻,从后院赶了过来,四五十岁的年纪,穿着不凡,应该是吴家的高层之一。
  
  “爸,妈。”吴康像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,眼睛一亮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中年男人不解,望着自家怒火滔天的父亲,劈头盖脸就给吴康一阵训斥,“你是不是又惹爷爷生气了?”
  
  “哪有。”吴康竟然觉得自己很委屈?
  
  “爸,您这究竟怎么了?”本名吴天来的中年男人,左看看自家独子吴康,右看看神色冷清的吴怀真,夹在中间,属实为难。
  
  吴怀真的眼神,如锋芒一般,依旧犀利的盯着吴康。
  
  这让吴康心里咯噔一声,参照老爷子的脾气,到了这个份上,即便自家父母在场,也救不了火。
  
  “我给陈安送了两瓶酒,以及一些补品,这……,不算什么事吧?”吴康神色复杂的看了两眼吴怀真。
  
  “陈安?”老爷子对这个名字比较陌生,倒是管家留了个心眼,“段家段郎身边的那个仆从?”
  
  这人,他今早和老爷,还在大雄宝殿碰到过。
  
  当时,仗着有自家小少爷段郎在,各种呵斥吴怀真,活脱脱一个跳梁小丑,还指责吴怀真,于自家少爷大不敬。
  
  若非小少爷段郎,大人有大量不计较,他陈安,肯定会抽吴怀真两巴掌。
  
  如此放肆的仆从,和段清风,段郎同属一路货色,而且是段家的人。
  
  以段家现如今,与吴家针尖对麦芒的紧张关系,自家孙子,跑去给这么一个仆人送礼,算怎么一回事?
  
  “你找他做什么?”吴怀真瞳孔收缩,逼问吴康。
  
  吴康有点畏怯的后撤两步,此时,自家父亲吴天来的神色,也有点冷淡了。
  
  “这不,这不……”吴康犹豫良久,说道,“这不,咱两家最近的关系,处的有点尴尬,我寻思着尽点绵薄之力,缓和缓和两家关系。”
  
  “陈安可是段郎身边的大红人,把他服侍好了,到时候再在段郎耳边说点,咱吴家的好话……”
  
  吴康的话还没说完,吴怀真就听不下去了。
  
  这个自作主张的混账孙子,人家都骑到头上,各种瞧不起,各种欺辱打压,这没骨气的东西,还舔|着个脸,跑去送礼?
  
  这……
  
  “咳咳。”这不听不打紧,一听,老爷子今天好不容易状态好点,这下子,又气得晕头转向。
  
  “吴天来,看看你教出的好儿子。”吴怀真呵斥,一双眸子都快喷出火来。
  
  吴天来脸色铁青,同样气得牙痒痒。
  
  这真是胡来,段家这段时间,正处于小人得志的快乐当中,吴康这一手操作,岂不是正中别人下怀?
  
  如此一来,等于吴家矮了别人半截。
  
  何况,老爷子英明一世,最反感这种东西,吴康这属于彻头彻尾的自作聪明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  
  非但砸了自己的脚,连带的让老爷子脸上,也蒙了羞!!!
  
  也难怪老爷子会暴跳如雷,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。
  
  经由老爷子这么一声严厉呵斥,吴康呆在现场,只不过,他并不觉得,自己有什么过错?!
  
  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,吴家已经不行了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  
  别说南岭市,那些站在富人阶层的存在,哪怕大街小巷三岁的孩子,都清楚,吴家江河日下,不会太久。
  
  都到了这个生死存亡的份上,吴家还坚持着所谓的颜面,尊严,不肯低声下气,这……,完全于事无补啊!
  
  以卵击石,从来只有一条路可走,那就是自取灭亡!!!
  
  现在,南岭市绝大部分富豪名流,都清楚,段家出了个后起之秀段郎,有段郎在,假以时日,段家必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  
  摇身一变成为南岭市,新一代的领头羊,唯吾独尊,是迟早的事儿,谁也改变不了的结局!!!
  
  此刻投诚,效忠于段家,是最明智,也最有利的选择,反之,与段家公开作对,那只会,加速自己的灭亡!!!
  
  吴康自幼养尊处优,含着金钥匙出身,他可不希望,有朝一日,自己会过睡大街,居无定所的苦难日子。
  
  他不接受,也无法想象那样的日子。
  
  故此,他选择自救,选择用自己的方式,保证自己的生活,地位,不受影响!!!
  
  这位吴姓后人,不单觉得自己没错,相反,还认为这么做,始终是为了吴家,这是在为吴家,争取一线生机。
  
  既然如此,凭什么理屈?
  
  “我没错!真正有错的反倒是爷爷您!”吴康理顺自己的思路,待心态平稳下来,气呼呼的吼道。
  
  这一声吼,非但让吴怀真愣住了,哪怕是原地跳脚的吴天来,也没想到,吴康会反抗,并且是当着老爷子的面?
  
  这是反了?
  
  “混账,你在说什么话?敢指责爷爷的不是?你脑子迷瞪了?还不赶紧认错!!!”吴天来急忙呵斥道。
  
  “呵呵,我没有错,凭什么道歉?就因为他是我爷爷?”吴康报以一道冷笑,之于自家父亲的话,充耳不闻。
  
  他目光如针,就这么与吴怀真对视,一点不弱。
  
  吴怀真无奈摇摇头,这孙子果真是个不学无术,毫无眼力劲的酒囊饭袋,真觉得投诚了段家,以段清风那种德行,会轻易放过他们吴家?
  
  段清风一开始的目的,就很明确,他要踩着一整个吴家的尸骨上位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